華麗解構

關於部落格
生命是僅有的一張薄紙,寫滿白霜與塵土,嘆息與陰影。愛情則是一種賭注。從來只有賭注,沒有贏家。
  • 3234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水草

那是一個暗綠色的湖,靜靜躺在深山,能隱藏所有東西的湖。 附近的樹因為蛀蟲,脆弱不堪,呈現垂死的狀態。 提著沉重的桶子,我進入深山,去找那瀰漫黑霧的湖,把東西一樣一樣倒進去。 兩條謊言,一捆惡意,一調羹仇恨,三隻煩躁,一把憤怒,還有粉末狀的焦慮。 我總在每年的同一天回到這裏,那就像一場儀式,一次朝拜,一種洗禮。 湖底總是浮現一雙蒼白的手臂,抓取那些沉溺的秘密。 它一邊在水裏游動,一邊輕輕唱歌。 「生活在暴力 可能看起來很美 的這個時代 我從白天至夜晚 只唱搖籃曲」 大雪紛紛揚揚地從天上落下,落滿了我的頭髮與肩膀, 不斷在深綠色的湖面,漂浮,而後滲入。 我脫掉工作手套,並捲起褲管,想泡一泡走得痠痛的腿。 「黃昏時我唱 的歌和一朵玫瑰 都比不上的 惡意多美妙地 在我身體内開花」 我總是聽完第一段歌聲就離開,但這次我選擇留下來, 雙腳浸泡在綠色的湖水中,聆聽湖底的歌聲。漸漸地,湖面的黑霧凝聚成形, 黑影在我面前晃動,年輕女人的影子與男人爭執, 男人拿出刀子刺進她的眼窩,她倒進湖裡,和水草在一起。 「水從我頭顱 的縫隙泊泊流出 自我在湖底 躺下來睡覺以後 許多年過去」 男人的臉緩緩轉過來,我看見了,那是---那是我的臉。 猙獰的,兇猛的,充滿殺意---我驚慌地往臉上一抓,發現手指頭陷進五官, 又軟又潮溼,內臟般的觸感,眼睛、鼻子、嘴唇與舌頭一下便抓掉了,掉進湖水裏。 「這一大堆的 在我後背搖晃的 逐漸在腐爛 的難道是那些在 春天落下的葉子?」 我終於想起她的名字,想起我們爭執的原因,想起我們曾經相愛。 那些令人厭膩的擁抱,那些親吻,像夜裏忽然燒起的大火,逼得我發瘋。 「齊藤小姐!」張開嘴巴想呼喊,牙齒竟一粒粒地落下,然後我感覺到那雙手, 長時間泡在水裏,發軟白嫩的那雙手---溫柔地抱緊我的雙腿。 我被拉進羊水般的溫暖湖水中,終於也和水草在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