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解構

關於部落格
生命是僅有的一張薄紙,寫滿白霜與塵土,嘆息與陰影。愛情則是一種賭注。從來只有賭注,沒有贏家。
  • 32231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拉威爾,以及路易(編輯中)

拉威爾有一樣藏在木盒裏的寶貝。

每年生日的時候,他都會帶木盒到白日河畔,一處有著最美麗陽光的草坪---
坐下來,用最溫柔的聲音對裏頭說話。
倘若有人探頭,一定會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臉色蒼白。
...
繼續閱讀

蜘蛛 其四

蜘蛛是這樣一種人。
當你叫他本名,他雙眼簡直結上一層冰,根本不理睬你。
如果名字能夠退還多好,如果回憶能夠退還多好---吸菸時,他常常這麼想。

「噯,知書。你不能這樣。」店長耐著性子教:「叫...
繼續閱讀

胭脂

我們在一起,有七年了。
我一直認為七年之癢這件事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畢竟對同性愛侶來說,要找到伴實屬不易。

其實我一直想知道,你心中的愛是什麼?一點點的溫暖,全然無私的關懷,
那就是...
繼續閱讀

蜘蛛 其三

司齊曾經有這樣的錯覺---性還存在,愛便不會把他遺棄。
至少他與第一個男人同居,而對方尚未厭膩他身體的時候,他如此認為。

你可以很容易就在他的筆記本上發現那男人的名字。明。一筆一劃是那麼小心翼...
繼續閱讀

薄蔭 章之八

餘震警報在七天後解除。就像是生命中一個奇異的插曲---對金森高中,
那些茫然度日的不良少年來說,外面的世界即使是毀滅,他們也一臉無謂。

大人們漸漸收拾起灰色、破碎的心,重新建構家園。道英捲起制...
繼續閱讀

蜘蛛 其二

蜘蛛枕在司齊膝蓋上吸菸。

大半夜的,蜘蛛打了電話給司齊,撥通後沉默許久,祇說了一句「想見面」。
司齊套了件外套,急急就趕到蜘蛛身邊。進門時,洗手間傳來搓洗聲,
一次又一次,旁邊擦拭過的面紙沾...
繼續閱讀

蜘蛛

司齊是在藥妝店認識蜘蛛的。他進去的時候,蜘蛛正彎著腰在整理貨架。

「請問、」司齊猶豫了一下,才拍了拍對方肩膀:「臉部乾燥該擦哪種產品較好呢?」

店員沉默地遞出一盒紙盒,那時司齊就聞到了,和...
繼續閱讀

公平

原本我們有著很平靜的婚姻生活。
自從妻子發現我外遇,且外遇對象還是男人之後,一切就變了調。
她願意幫我繼續隱瞞同志身份,卻怎麼也不願意簽字離婚。

「我不會犧牲自己的婚姻來成就你們的戀情,這不...
繼續閱讀

飢餓

當妻子坦承不再愛我的時候,我的肚子忽然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我垂著頭,一陣面紅耳赤。

「你餓了嗎?」

妻子拿我沒辦法似的,嘆了一口氣:「我幫你弄點宵夜。」
她打開冰箱,拿出我們一起去好...
繼續閱讀

手銬

熱戀的時候,她肚裏有了小孩。然而兩人都太年輕了,她與她的男孩。
青春美好的學生時代,肩不起這樣的重擔。

她選擇拿掉那個孩子。

隔天醒來,她驚異的發現,右手手腕多了一個鐵銬。
使盡渾身的...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